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18神89章 神絕路

作者:凈無痕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天窟古路盡頭,有石碑刻字,神絕路。

    前方,無垠宇宙,暗淡無星,卻漂浮著一具具古尸,早已隕落不知多少年歲月,在無垠宇宙中飄蕩著,那里,沒有任何生命的氣息,那里,是神絕之地。

    神絕,哪怕是神踏入其中,依舊是死,那是真正的絕路。

    但此時的秦問天,他本身就面臨著絕路,若要在死亡和被秦族擒拿面前做出一個選擇的話,他寧可選擇死,被秦族擒拿,恐怕比死亡更痛苦。

    況且,神絕路,也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因此當秦問天來到這里,看著那面石碑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的跨了出去,走向古路盡頭,踏入了那沒有一絲生命氣息,猶如荒古的壓抑孤獨宇宙之中,身后諸天神追殺,他沒有選擇的余地。

    身后,一道道秦族天神強者身影趕到,秦蕩天也走來,看著前方,他們的神色冷漠,有些猶豫是否該繼續往前而行。

    神絕路,漂浮于宇宙中的古尸,壓抑沉重的氣息,孤獨的無垠空間,都讓他們嗅到了危機感。

    然而秦問天,卻正朝著那荒古的壓抑空間走去,如今,是否要繼續緝拿?

    甚至就連秦政都舍棄了對戰的洛神川來到這邊,對他而言,秦問天比洛神川重要多了,雖和洛神氏有些恩怨,但秦族從來都是勝利者,洛神氏根本沒有撼動過他們秦族,從來沒有,因此對洛神川,他沒有太強的殺心,根本無所謂。

    “好狠的家伙。”許多天神看到秦問天走向神絕路心中暗道,寧可進入神絕路,依舊不讓秦族擒拿。

    “你走到哪里去?”只見秦蕩天開口說道,隨即他一步邁出,竟也踏入了九天盡頭,朝著孤寂荒蕪之地走去。

    “蕩兒。”秦政之妻喊道,她美眸一凝,盯著那前行的身影,心中緊張,哪怕強大如她,對于未知的一切,依舊是心存敬畏的,那畢竟是神絕路,天窟盡頭之外,有天神古尸漂浮在那,誰能保證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

    但秦蕩天卻沒有任何猶豫的踏了出去,他竟然被秦問天傷了,這簡直不可理喻,他和秦問天戰斗,怎能讓秦問天逃走?哪怕是逃入神絕路也不行,他要活人,他是天選之子,他有著自己的驕傲,因此,他毫不猶豫的步入了神絕路。

    “追。”秦政之妻吐出一道聲音,她的兒子步入了神絕之地,天路盡頭,當然要追,她自己也身形一閃,踏入壓抑孤寂的宇宙,秦政目光一凝,同樣邁步而出,跟了上去,不僅是為了追擊,他心中,同樣有一絲想要探索古路盡頭的野心。

    洛神川神色極為難看,看到秦政等人都進去,他也邁步而出,一起跟上前去。

    “都瘋了嗎?”后方,乾坤教主看著那些踏入古路盡頭的諸多強者道,神絕之地,如若諸神隕落其中無法踏出會如何?

    “你難道不想看看這天窟最大的秘密嗎?”九天玄女淡淡開口,她如九天嫡仙,無雙圣潔,白衣長裙,站在虛空之上她,讓天神都要淪陷。

    “還是你了解我。”乾坤教主笑道,隨后他對著身后喊道:“我若出不來的話,林蕭,以后為我的繼承者。”

    這聲音震顫天地,傳到極遙遠的地方,話音落下,他一步邁出,步入前方,瘋,誰不會?

    當然,他不是為了追誰,而是,純粹對于天窟秘辛的好奇,修行到了他這樣的境界,幾乎已經站在了太古的巔峰,只有少數幾人能夠凌駕在他之上,但是,如今想要再前行一步,也極其困難,他知道太古中那幾個未知的存在,早已經成了大恐怖之人,他何嘗不想踏足那樣的境界。

    天窟,連接著九天星河,天窟的盡頭,號稱神絕路,他何嘗沒有好奇之心。

    九天玄女一笑,飄然如九天嫡仙的身影隨之前往,走向天窟的盡頭。

    “連九天玄女都走向那里了嗎?”許多人心生感嘆,九天紅塵第一仙,絕世美人,絕世風華的人物,她都不惜一切踏入神絕路,他們身為男兒身,堂堂天神,有何不敢?

    于是,不斷有強者進入,恐怕,天窟古往今來,從來沒有這么多的強者同時踏入神絕路。

    天窟中的人震動了,如若他們發生意外,整個太古仙域恐怕都要地震。

    秦問天步入神絕路的那一刻,便感知到了這里的可怕,這里沒有星辰之力,仿佛任何強者都無法在這里借力,這里只有孤寂和荒蕪。

    那些古尸看似在眼前,又仿佛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無法到達,他看到后面的人追擊而來,繼續一路往上,一股無形的力量在荒蕪孤寂的宇宙中流動著,秦問天步入其中的時候,身體竟然直接消失不見了,后面到來的人也一個個被卷入,一齊消失在天窟古路上凝望的諸人視野當中。

    “人呢?”天窟古路之上的強者目光凝固在了那里,他們親眼目睹著一道道身影的消失,就那么徹底的消失在眼前,無論是視野還是神念,都再也無法捕捉到他們的身影,一絲氣息都不存在。

    秦問天當然感覺到了這股流動的力量,而且,他對這種力量非常敏感,因為,他領悟過這種力量,那是時空。

    此刻的他,竟然在時空中穿梭而行,不知道要走向何方。

    而且,這片時空規則仿佛是完全錯亂的,不受他的控制,他只能隨之漂泊,根本無從選擇。

    不僅僅是秦問天進入了這片時空亂流中,后面的人也都隨之流動進來,一起在時空中漂泊,神絕路,莫非,以往闖蕩天窟消失的人,是在時空錯亂中走散,不知去了何時何地嗎?

    這不規則的時空,他們還能不能走回去?

    哪怕都是天神人物,心智堅韌無比,但依舊難免有些恐懼,對未知力量的恐懼,對無法把握命運的恐懼。

    只見此時,他們看到了有形之物,空間不再荒蕪,而是出現了一條條長廊,縱橫交錯,無數條長廊,沒有人知道哪條長廊通往何方。

    這時的秦問天眉頭一閃,他感覺星辰小人又在動,似乎釋放出淡淡的光輝,這讓感覺有些詭異,踏入天窟之時星辰小人便動過一次,這已經是第二次有反應了,這種情況以前從未有過。

    仿佛走了很久,長廊中竟然出現了一道人影,這人影乃是一位老者,然而雙眸炯炯有神,極為璀璨,凝視到來的秦問天。

    然而秦問天此刻還在逃難,根本無暇停留,身形一閃便走過,后面的人來到這里去有人開口問道:“閣下是什么人?”

    老人凝視這些到來的身影,開口問道:“你們從哪里來?”

    “天窟。”秦政道。

    “天窟、天窟、何苦如此。”老者長嘆一聲,隨即邁步而出。

    “老先生還未告知名諱,莫非也是從太古仙域而來?”有人問道。

    “老夫九清。”老者淡淡開口,隨后身影漸漸消失,聽到他的名諱有一些天神神色陡然間變了,露出震撼之色。

    “九清道人。”他們面面相覷,一個極為古老的強大天神人物,在古籍中有他的記載,當年曾經叱咤太古,獨來獨往,走遍太古八域之地,鮮有敗績,不知多可怕,世人都以為他隕落了,然而,卻是被困天窟盡頭神絕路。

    秦問天在長廊中隨意穿梭,他看到了第二個人,這人瀟灑無比,滿頭長發,他坐在長廊之上,正在吹笛,有悠揚曲音從笛中飄蕩而出,悅耳動聽。

    “好俊的身影。”秦問天心中生出一種感覺,覺得有些熟悉,似曾相識。

    那人看到秦問天來,似乎停止了吹笛,俊逸的眼眸凝視秦問天,眼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

    秦問天從他身旁走過,卻見那人忽然間喊道:“秦遠峰是你什么人?”

    秦問天身體猛的一顫,停止了前行,他回過頭,望向那英俊身影,內心有些震驚。

    “你認識我父親?”秦問天道。

    “原來是遠峰之子。”那人一笑,目光溫和了幾分,不過就在這時候,秦蕩天等人追擊而來,只見秦蕩天當先邁步,看著秦問天道:“哪怕你走到天之盡頭,也逃不掉。”

    神絕路,就是天之盡頭,從某種意義而言,他們的確走向了天之盡頭。

    “你又是何人?”英俊身影看向秦蕩天問道。

    “你是誰?為何認識我秦族叛逆秦遠峰。”秦蕩天聽到了他之前和秦問天的對話問道,秦政夫妻也趕來,看向那英俊身影,秦蕩天父子都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了一絲熟悉,仿佛似曾相識。

    “曲魔。”英俊身影淡淡開口,他話音落下,秦政父子瞳孔收縮,皆都凝在了那里。

    曲魔,這兩個字對于秦政父子而言,意義非凡。

    因為,秦蕩天即將要迎娶的天域第一美人神女霓裳,是他之女!( 太古神王 http://www.wfymbs.tw/0/425/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