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41277 仙獄之主

作者:純情犀利哥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坐了一會兒,她腰間的掌教令有異動。

    林嫡拿出掌教令一拍,面前便形成了一團光幕,正是自己的族弟,白衣青年林淵找自己。

    “姐,別來無恙啊,近來可好呀……”林淵一臉的笑容,看上去紅光滿面的,心情似乎是很不錯。

    “你小子,在南風圣城這幾年怎么樣?”

    林嫡與林淵,也有幾年沒聯系了,幾年前自己想辦法將林淵給調到了南風圣城。

    做為仙獄在南風圣城的,一個管理人員,在那里任職,現在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

    林淵身在一處寬敞的宅子里,四周風景如畫,旁邊還有一個蓮塘,那邊還有幾個白裙仕女在那里澆花。

    “你小子,還挺會享受的,仙獄的經費,你是不是都花在這宅子上面了?”林嫡哼了一聲問道。

    林淵哈哈笑了笑“哪有啊,姐姐,這可是我自己花的靈石買的好吧……”

    “那女人呢?也是你買的?”林嫡問。

    “那倒不用,以你弟我的絕世風華,還用得著買女人嗎?”

    林淵頗為自戀的笑了笑:“這些女人都是仰慕我的才華傾心我的溫柔,崇拜我的天賦,主動投懷送抱的……”

    “去你的……”

    林嫡也笑了,其實她還是挺喜歡和這樣的男人打交道,一本正經的,那些心機男是真沒什么意思。

    “如今南風圣城,情況如何?”兩人打趣了一番,林嫡問起了南風圣城的情況。

    “南風圣城一切照舊,南傷拍賣會依舊火爆,而且是一年比一年火,現在城中每天都會發生許多血腥事件,不過還好,也都還能接受,不會太亂。”

    林淵向林嫡匯報起了自己的工作:“還有就是,之前的南風圣城的城主,姐你打聽到了沒有呀,我聽說是一個姓葉的家伙,上了城主令了。”

    “姓葉的家伙?”

    林嫡本能就想到了葉楚:“你不會是說葉楚吧?”

    “有可能啊。”

    林淵說:“就在前不久,城中有人在傳,說這些年新任的城主是一個姓葉的家伙,而且那個家伙就是圣城副大執事葉鋒的父親。”

    “葉鋒?”

    林嫡突然想了起來:“若真是他父親的話,還真是葉楚……”

    “哦?姐你認識他父親?他就是葉楚的兒子?”林淵也沒想到。

    林嫡點了點頭:“葉楚是有一個兒子叫葉鋒的,如果真是他的話……”

    “那這南風圣城就有意思了。”

    林淵說:“我聽說葉楚與原城主宏七,關系甚密,好像宏七的大女兒還嫁給了葉鋒,兩家算是親家了,而且還是生死至關。”

    “姐,你說當初北王候府被滿門滅殺,會不會是葉楚干的呀?”林淵又想起了那件事情。

    “是他干的話,也不奇怪……”

    林嫡倒是很平靜,假裝鎮定的問他:“關于葉楚,還是沒有查到任何消息嗎?”

    “暫時還沒有,那小子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也許離開了南風圣城也不一定。”林淵說。

    “不可能。”

    林嫡搖了搖頭:“他一定就在附近,要不然如何當這城主之位……”

    “其實這些年,也不是他主持的南傷拍賣會,主持的都是另外一個女人,戴著一張紅色的面具,沒有人看到過她的正臉。”

    林淵說:“這個女人的實力很強大,宏七的老婆那個魔仙,也和她一道,鎮守城主府。”

    “哦?一個女人?”

    林嫡心頭有些怪味,心想,也許是葉楚的一個女人吧,只不過比宏七的老婆還要強很多,看來實力的確是很強,起碼比葉楚要強吧。

    “恩,有這個女人坐鎮,似乎也得到仙路的認可,南風圣城才不至于發生動亂。”

    “這個女人起碼將城主府的那些家伙,那些招來的幾位魔仙,還有大魔神治得服服帖帖的。”

    林淵沉聲道:“倒是那個葉楚,當起了甩手掌柜,什么事情也不干,這些年也不見出現一次。”

    “可能人家出現了,你沒發現而已。”

    林嫡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和林淵聊了一會兒后,便掐斷了光幕。

    其實剛剛聊的那么一會兒,基本上都是圍繞著葉楚在聊了,林嫡自己也有些無奈了。

    “我這是怎么了,我還想他做什么,就算他是圣城城主又如何……”

    “難道我還想回去,把裊兒的事情告訴他?不可能,裊兒是我一個人的女兒,與他沒有關系。”

    林嫡喃喃自語道:“我不會讓裊兒跟著他的,一定要將裊兒留在我身邊,就算她以后再問我關于她父親的事情,我也不會說出實情的。”

    “這家伙聯系不上也是好事,只是他為何會當上新城主不知道會被多少人盯上了,真是自尋死路,宏七都死了,他以為他能善終嗎?”

    林嫡想著想著,又不由得擔心起了葉楚,為他的未來擔憂起來。

    南風圣城城主之位,太過于重要了,仙路上不知道多少強者盯著那里。

    宏七有老城主的支持,都慘遭毒手,他可是當了一千多年的城主,在南風圣城根深蒂固,還是被人給算計了。

    “罷了,看來我得去找一趟獄主了。”

    林嫡正打算動身,去找獄主的,這時候她腰間的掌教令亮了起來。

    掌教令上出現了一團金光,林嫡心中一凜,這正是獄主的信號。

    她立即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才將手按在掌教令上,在她的面前,立即出現了一團金光,凝成了一張金色光幕。

    光幕那頭,正是獄主,一襲白色長袍,正在拿著水壺澆花呢。

    “林嫡見過大人,不知道大人找林嫡有什么事情嗎……”林嫡向光幕中的獄主行了一禮。

    獄主一邊澆花一邊說:“也沒什么大事情,就是許久沒有與你聊過了,你近來可好?咱們已有幾十年未見了吧?”

    “回大人,林嫡一切安好,您確實是與林嫡有近二十多年沒有見過了……”林嫡說。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呀……”

    獄主向她道歉:“是我這個獄主,疏忽了呀……”

    “大人您言重了,您貴為獄主,統帥仙獄無數強者,事務繁忙的……”林嫡連忙說。

    “呵呵,也沒什么忙不忙的。”

    獄主咧嘴笑了笑,突然又轉而提到了葉楚:“幾十年前,我似乎讓你去查那個叫葉楚的人了吧?”

    “葉楚?”

    林嫡心中一怔,暗想,難道自己和葉楚的事情,自己的寶貝女兒被他知道了?

    “確實是有這么一件事情。”

    林嫡面不改色的說:“大概是二十幾年前吧,那回我去了南風圣城查過了,并沒有發現葉楚的蹤跡,他當時應該不在南風圣城。”

    “哦……”

    獄主也沒有懷疑她什么,只是說:“現在倒也不用查了南風圣城前城主,宏七已死,如今葉楚已然是新任的城主了……”

    “他是新任城主?”

    林嫡假裝有些意外:“之前屬下倒是聽說了,說是新任南風圣城的城主很神秘,一直也沒有冒頭,只是聽說是個姓葉的,想不到就是他葉楚。”

    “呵呵,確實他也是姓葉嘛。”

    獄主笑了笑,又問林嫡:“你與小黑,還有小紅二人,這些年有沒有什么聯系……”

    “您是說其它兩位掌教大人……”

    林嫡說:“林嫡即位白衣大掌教,也才一百多年,與他們的交集并不是很深。與紅衣大掌教大人聚過幾回,與黑衣大掌教大人,倒是很少聚,只是見過兩面,打過兩次招呼平日里大家都很忙,很少聚。”

    “恩,這個我倒是有所耳聞了。”

    獄主嘆道:“如今正逢多事之秋,仙獄家大業大,縱慣整個仙路和萬域,要管的人和事情都太多了。你們三人身為仙獄的大掌教,有些事情還是要通力合作,互補相助才是”

    “您說的是,確實是應該如此,只是林嫡現在修為尚淺有些事情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林嫡說。

    “你的修為還可以了……”

    獄主似乎只是在通過光幕,看了林嫡一眼,林嫡就感覺自己的修為,都被獄主給看穿了。

    獄主笑了笑說:“才即位白衣大掌教一百多年,你這修為進步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比小黑小紅當年都要更快得多……”

    “不過身為大掌教,個人的實力只是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凝聚手下的人。”獄主說。

    “您教訓得是。”林嫡受教,“以后我一定和另外兩位掌教大人多做聯系,經常溝通,向他們學習經驗。”

    “恩,這方面你確實是缺少經驗,管教下屬方面他們還是有一套的。”

    獄主似乎也沒什么大事情,閑聊了一會兒后,便掐斷了與林嫡的聯系。

    面前的光幕一消失,林嫡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每回面對獄主總會讓她感覺壓力山大。

    這獄主看起來笑嬉嬉的,每天就是澆澆花草,似乎閑的要死的一個人,給她帶來的壓力卻是無比的大。

    “看來仙獄是要出什么大事了,他這是先和我警告一番讓我別與另外兩位掌教大人起離隙之心……”

    林嫡坐在亭中,自已在這里分析剛剛的事情,雖說獄主只是閑扯了這么幾句,但是無風不起浪。

    若是沒有什么大事情發生,獄主從來也不會主動問起,自己和兩位掌教的關系。平日里的小事情,全是他們三位掌教去處理,而且因為是分了地域的,大概仙路上的前中后三段,分別歸他們三個掌教和手下的人去管理。

    平日里也很少有交集,通力合作更是罕見,起碼她當了白衣大掌教,有一百四五十年了,到現在也沒合作過一次,從來都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她和紅衣大掌教,因為住的比較近,幾十年間還會往來一兩次,一起吃個飯聚一聚,畢竟都是女人。

    而她和黑衣大掌教,除了見面一兩面,這一百多年間也從來沒有過來往。

    “獄主大人為何要再次提起葉楚之事?”

    令林嫡想不明白的是,獄主為何又提起了葉楚之事,而且相當于是在告訴自己,葉楚現在當上了南風圣城的城主。

    “他這是在告訴我,要我去抓他,還是讓我不要再去管他了?”

    林嫡也沒弄明白,起碼在剛剛的聊天中,獄主也沒有讓她再去抓葉楚,也沒有說要讓葉楚回仙獄就職的意思。

    “看來獄主大人,也不想管葉楚的事情了,這小子到底是什么來路……”

    這也是困擾了林嫡心里,多年的一個謎團,不知道這個葉楚到底與獄主大人有什么關系。獄主大人一直想讓葉楚留在仙獄就職,先是讓他當牢主,后來又想讓他當仙使。

    現在葉楚當上了仙路上最火的古城,南風圣城,這個大肥差的城主之位,若是獄主大人反對的話,想必葉楚也坐不上這個位置的。

    “雖說老城主神光十八世,對南風圣城的城主人選,有著很強的話語權,但是也不可能無視獄主大人的話語權。這件事情,一定是獄主親自同意了的,他之前沒有告訴我,現在才告訴我這件事情,看來他們的關系還是不淺呀。”

    關于獄主,她也是琢磨不透,這個獄主很詭異,也是仙獄最大的秘密。

    歷任獄主似乎都是傳承下來的,就這一任獄主來說吧,每天似乎就是澆澆花,種種草,不像別的修仙者一樣拼了命的閉關修煉,獄主似乎過得太愜意了。

    她還記得當初她去獄主之處,見獄主的時候,那滿山滿山的各式花草,看著她都有些眼花繚亂,而且那里就只有獄主一個人,哪怕是一個仆人都沒有,獄主似乎就是一個超級花匠,每天就是伺候那些花草,也不知道疲憊。

    ……

    仙獄,獄主神山。

    獄主掐斷了與林嫡的聯系,不遠處一個白裙女子,也手持一個水壺走了過來。

    “姐姐,你為何又提到了那個叫葉楚的小子呀,你不會是看上了那個小子吧?”白裙女人美若天仙,聲音動聽。

    獄主笑意盈盈的說:“你要是看上他了,我讓給你呀……”

    “呵呵,算了吧。”

    白裙女子笑了笑,右手一翻,拿出一把小剪刀,端起一盆花草,修剪上面的雜葉。

    “你知道的,我不喜歡男人。”白裙女人笑著說,“倒是姐姐你,很少對一個男人,這么上緊呀……”

    “我可是聽說了,當年你還親點他的名字,讓他當一個小牢主,可惜人家不領你的情還跑了。”白裙女人說。

    獄主則是面不改色,一邊笑著,一邊澆花:“那是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還有是那小子做了虧心事,自己不敢在仙獄呆下去了……”

    “哦?做了虧心事?”白裙女人打趣她姐姐,“他不會是偷了姐姐的心走吧?”

    “他要是有這個本事就好了。”

    獄主笑了笑:“是那小子,設計坑殺了當時的兩位仙使自己呆不下去,逃了的……”

    “嘖嘖,有點實力呢……”

    白裙女人笑道:“我可是聽說了,當時他當牢主的時候,不過只有初階大魔神實力吧,可能是剛剛成為大魔神不久吧。”

    “而那時候的仙使,實力最弱的,也有中階大魔神吧……”

    “他還坑殺了好幾位?”白裙女人嘖嘖笑道,“實力是真的不錯呢,怪不得姐姐看上他……”

    獄主也不生氣:“我倒是真欣賞那小子,可惜了他自己不識趣,不想來我這仙獄當差……”

    “那是您沒有提拔他呀……”

    白裙女人說:“一個小小的仙使哪里能滿足得了他呢,若是姐姐將他提拔到你這神山上,讓他天天陪你,估計他就會樂意了吧……”

    “你呀……”

    “你要是喜歡他,我把他抓來,送給你便是了。”獄主無奈搖頭,笑了,“那小子長的據說還有一般,天賦血脈也不錯,你可以好好享用享用。”

    “得了吧,我可不喜歡男人,我是為姐姐你著想呀。”

    白裙女人笑道:“姐姐一人深居山中,應該經常空寂寞冷吧……”

    “有個小男人陪你,也可以幫你解解悶,排解排解寂寞呀……”白裙女人笑得有些怪怪的。

    獄主則一點也不生氣,而是陪著她笑了起來:“聽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是有一些呢,是需要找一些男人上山來了……”

    “可不是嘛……”

    白裙女人笑道:“不如妹妹幫姐姐你抓幾個過來?保證個個都是白白凈凈,英俊瀟灑,而且個個還會伺候女人,怎么樣呢?”

    “你去找吧,給我找幾百萬個來……”

    獄主笑著說:“正好我這些花草,都缺一些好肥料了……”

    “噗……”

    白裙女人笑了:“姐姐你還真是暴殘天物呀,男人就讓你當肥料,那多可惜呀……”

    “那就你自己全留著吧。”

    獄主也是和她開玩笑的,要是想要男人上山,早就找了何必要等到現在。

    她也知道,自己這個妹妹,就是無聊想來自己這里逗逗樂而已。

    “你不去你的山中修煉,天天跑我這里來做什么,是不是又有什么壞心思了……”獄主一邊澆花一邊問她。

    白裙女人嘿嘿笑道:“姐姐你這是說的哪里的話,我哪里有什么壞心思呀,我從來都是天真爛漫好嗎……”

    “說吧,我等會兒就要去休息了。”獄主無奈搖頭。

    每回她來找自己,就必須有什么壞心思,要不然根本不會來這里。

    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自己幫忙,才會來找自己,不然的話,千八百年也不會見得來自己這里一趟。

    “其實也沒什么事情啦……”

    白裙女人笑了笑,然后才說“我就是想問姐姐你借一樣東西罷了……”

    “借東西?”

    獄主哼道:“你又想借什么呀,我的東西可是仙獄中的重器,不能隨便亂借的……”

    “哪里是隨便亂借嘛……”

    白裙女人嘿嘿笑道:“我不是你的親妹妹嘛,怎么是亂借呢,咱們可是自家人呀……”

    “說吧,你要什么?”獄主有些頭痛。

    白裙女人訕訕的笑了笑說:“是這樣的,我聽說三生鏡很好玩,所以想借來玩幾天……”

    “三生鏡……”

    獄主面色微變立即拒絕:“不行!三生鏡可不是隨便玩的,要玩出事情來的……”

    “姐姐,我就是玩一玩嘛,又不拿著三生鏡照你,這有什么緊嘛……”白裙女人立即施展出了磨人的功夫,上前抱著獄主的胳膊,一陣搖,“姐姐,你就借我玩幾天嘛,我保證七天之內,就給你還回來,絕不食言。”

    “絕對不行……”

    獄主面色凝重,對她說:“三生鏡事關重大,你要是一用,都有可能改變仙路的氣數,豈能讓你隨便拿去玩……”

    “你不會是又闖什么禍事了吧?”獄主很郁悶。

    白裙女人心中一怔,然后說:“哪有呀,我能闖什么禍事呀,我又沒去哪兒……”

    “你沒去哪兒?”

    獄主嬌哼一聲道:“據我所知,你這五百年時間內,去了無望海,彌勒星,寒冰界,九幽山,還去過十億黑沙漠,萬丈苦魔山……”

    獄主直接說出了一連串的地點,聽著白裙女人也是一陣頭皮發麻:“姐姐,你這是在我身上裝了什么東西吧,怎么我去哪里你都知道了呀……”

    “還讓不讓人活了嘛……”白裙女人說。

    “哼!”

    “我要是沒這點手段,還當什么獄主,你以為當個獄主就天天澆花就行了嗎?”

    獄主白了她一眼,哼道:“你不給我一個理由,三生鏡無論如何,我也不會交給你的。”

    “姐姐,其實,其實也沒什么事嘛。”

    白裙女人吱吱唔唔了好一會兒后說:“是這樣的,我最近,最近這些年,和一個外域的女子交情比較好,她遇到了一些麻煩,所以我想借三生鏡去照照她的前世,看看是不是能從她的前世入手,找到了一些破局的辦法。”( 邪御天嬌 http://www.wfymbs.tw/1/1764/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