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崛起凌霄閣 第四千九千百二十一章 死斗

作者:莫默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但楊開觀望一陣之后,卻發現丁四拿下這一場爭斗應該不成問題,他的實力明顯要比對手高一些。

    事實也確實如此,彼此激斗半晌,對手氣勢漸衰,丁四窺得良機,閃身突進,兩柄匕首在手中劃過璀璨光芒,與對手錯身而過。

    大戰平息,丁四轉身,對手的頸脖處卻是滲出一道殷紅血線,緊接著鮮血如噴泉一般噴涌而出,強大的力量將頭顱高高沖飛。

    無頭尸身微微搖晃了一下,轟然倒地。

    怒焰大笑,伸手一拋,一枚天地球被投進場地中,那死去的五品開天逸散出來的天地偉力瞬間便被天地球吞噬,封印其中。

    丁四雙手捧住那天地球,矮小身形騰挪閃爍了幾下,來到怒焰面前,低頭道:“主人!”

    怒焰接過天地球,微笑頷首:“很好!”

    一旁的狼牙面色難看,他手下雖然也有幾位墨徒,但也來之不易,如今卻是損失了一位,讓他如何不心疼。

    面皮微微抽搐著,狼牙低喝:“再來!”

    怒焰揶揄道:“要不算了,改日再戰?”

    “少廢話!”狼牙才剛損失一位墨徒,又怎甘心這樣偃旗息鼓,指著身邊一位身形壯碩的中年男子道:“你去!”

    那中年男子聞言頷首,閃身朝盆地落去。

    狼牙又看向怒焰,一臉挑釁:“你若怕了,盡管離去,不勉強你!”

    墨族也是好面子的,眾目睽睽之下,怒焰又怎會說一個怕字?輕輕冷哼一聲,目光在甲一和乙二身上轉了轉,對手出動的是六品墨徒,他手下只有甲一和乙二兩人可以動用對付,略一沉吟,沖甲一微微抬了抬下巴:“去吧。”

    甲一沉默抱拳,轉身踏進戰場。

    盆地中,兩位六品墨徒已站定身形,彼此并沒有第一時間發起攻擊,而是互相抱拳見禮。

    天地偉力跌宕之際,兩人似如商量好了一般,各施神通秘術,朝對方轟去。

    這一場爭斗一樣打的水深火熱,彼此出手毫不留情,諸多秘術綻放光芒,天地偉力碰撞不休。

    楊開觀望片刻,也看不出到底孰優孰劣,這兩位六品無疑都出身洞天福地,彼此實力相差無幾,與他之前看到的第一場一樣,最后誰能獲勝,多少都需要一些運氣。

    他扭頭打量了一下丁四。

    方才一戰,丁四消耗不小,好在沒受太嚴重的傷勢,而且因為已經出戰過一場,所以接下來就算再有戰斗也與他無關了,丁四一掃之前的緊張不安,神色變的輕松。

    察覺到楊開的目光,丁四主動開口解釋道:“這是墨族間的賭斗,很常見的,你多看看,以后說不準有需要你上陣的時候。”

    “剛才聽那位說什么生斗和死斗?”楊開低聲問道,“有何區別?”

    丁四回道:“字面上的意思,死斗便是不死不休,如我方才的爭斗,眼下的爭斗也是,生斗就是分出勝負便可。我們這些主人的奴仆,其實就是死斗的賭注,任何一方落敗身亡,小乾坤的天地偉力都會為獲勝方所得。生斗的話,需要彼此雙方提前約定好賭注,比如說賭我們這些墨徒的歸屬,又或者單純的賭墨幣也是可以的。”

    楊開微微點頭,表示了解。

    “你剛才說,這種賭斗在墨族中很常見?”

    丁四聳聳肩膀:“確實如此,你沒看到此地聚集了這么多人嗎?大家都是來賭斗的,墨族挺喜歡這個,若是手下墨徒實力夠強,就可以為主人掙得很多好處。而且別看咱們是主人的奴仆,很多時候,奴仆實力的強弱也象征著主人的臉面,水漲才能船高。”

    楊開一抱拳:“受教了。”

    丁四擺手表示無妨,眉頭卻是忽然皺起,凝神看向下方的戰斗。

    這么一會的功夫,下方的爭斗似乎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故,原本實力彼此相當的雙方,此刻有了明顯的高下之分。

    甲一竟在對方的狂攻之下,節節敗退。

    怒焰的表情瞬間緊張起來,反倒是站在他旁邊的狼牙,嘴角擒了一抹譏諷的笑容,好似奸計得逞了一般。

    “明王天的人!”丁四忽然低喝一聲,聲音不大不小,看似是在跟楊開說話,其實是在跟怒焰解釋,“明王天的人主修肉身,咱們都被他給騙了!”

    楊開也看出來了,盆地中,甲一的對手明顯出身明王天。

    他曾在破碎天中與明王天一個叫許望的六品開天接觸過,后來還有一位叫漁叟的七品開天蒞臨破碎天,出手擒了血鴉神君。

    明王天的武者肉身強悍至極,與人爭斗時,基本上不會動用秘寶秘術,他們的身體便是最強大的秘寶秘術。

    但方才爭斗初始之時,甲一的對手竟與他以秘術爭鋒,是以所有人都沒看出這一點。

    這顯然是對手的計策,結果甲一還沉浸在秘術爭鋒的勝負之中,對手卻是兇悍至極地沖到了他面前,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六品開天這種層次的爭鋒,任何一點失誤都足以致命,生死也只在一線之間。

    甲一落入下風之后,竟是在極短的時間內被敵人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他有心想要拉開與對手的距離,然而對手卻是如影相隨,如跗骨之蛆,明顯是要以己之長,攻敵之短。

    “你耍詐!”怒焰忽然扭頭朝狼牙望去,咬牙低喝。

    狼牙呵呵笑著:“墨徒爭斗,有什么詐不詐的,是你的人太弱!”

    怒焰目光噴火,哪還不知道自己中了人家的詭計,狼牙這廝先是以一個五品開天惜敗在引誘自己,又派出一個六品來參與爭斗,明顯是挖好了坑讓他往里面跳。

    下方盆地雖然占地有方圓數十里,但對開天境的爭斗來說,騰挪的空間還是太小了一些,根本施展不開。

    若是在虛空中爭斗,有足夠大的空間,甲一未必就會落入如此境地。

    但在這樣的環境下,誰在短距離的突襲能力強悍,誰就能占到便宜!

    無論是墨族還是墨徒,都清楚地知道,在這賭斗場內,明王天出身的墨徒,占據絕對的優勢,尤其是他們近身之后,幾乎可以說是所向無敵。

    沒人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打敗明王天的墨徒,除非他們自己。

    所以這賭斗場內,明王天出身的墨徒是很吃香的,若是有人派出明王天出身的墨徒,也基本沒人會迎戰。

    狼牙之前的氣急敗壞,讓怒焰根本沒有多想便派出了手下最強的六品甲一,結果發現如今局勢不對,才知自己中了人家的詭計。

    然而此刻后悔也晚了,墨徒們進了那賭斗場,不分個結果是不可能離開的。

    甲一實力確實不俗,巔峰之時極有可能是一位七品開天,然而他的對手同樣強大的不可理喻,面對甲一轟來的諸多秘術,竟是不閃不避,迎頭沖撞,仿佛發狂的猛獸。

    甲一愣是被這種打法打的手忙腳亂,盆地內偏偏還有禁制籠罩,他根本放不開手腳,一身實力大打折扣。

    丁四忽然嘆息一聲:“甲一完了!”

    他如今雖然只有五品開天的修為,但眼力還是在的,看出場中局勢的并不止他一個人,稍微有點判斷力的,都知道甲一只是在垂死掙扎,同為怒焰的墨徒,眼見甲一身陷囹圄,不免有些兔死狐悲。

    怒焰的臉色愈發難看,狼牙笑的卻是極為開心,手中那天地球都已經準備好了,拋來拋去,隨時準備丟下去封印逸散的天地偉力。

    這一幕讓怒焰心頭愈發怒火翻涌。

    觀望著那場中爭斗,楊開神色悲慟,偏偏無可奈何,心中憋屈萬分。

    幾多茍延殘喘,甲一最終被對手突破了防線,貼近身前,雖奮力反抗,卻依然不敵對手一雙鐵拳的狂轟濫炸。

    鮮血灑落虛空,一身護體之力被打的潰散,就連防護秘寶都被砸的光芒暗淡,那拳頭狠狠砸在肉身上,甲一氣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弱下去。

    轟地一聲響動傳出,漫天血霧飛舞。

    甲一身形不見,已爆體而亡,對手輕飄飄地落在場中央,渾身浴血,有自己的,也有甲一的,看起來極為猙獰。

    滿場叫好聲響起。

    墨族明顯對這血腥的場面極為滿意。

    狼牙拋出了自己的天地球,吞噬封印原本屬于甲一的天地偉力,旋即扭頭看向怒焰:“第三場?”

    怒焰默然不語,原本就漆黑的臉龐此刻更如鍋底一般。

    第一場他這邊贏了,但那只是五品之間的爭斗。

    第二場卻輸了一個六品,這筆買賣虧大了,給他的感覺就像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一樣難受。

    怒焰還要邀請他打第三場,他又如何會答應?

    不算楊開的話,他手下原本也就四個墨徒而已,幸虧在來狂風領的路上撿了一個,否則這一次的損失足以讓他心疼好多年。

    墨徒對他們來說也不是那么容易獲得的,首先要在戰場上保全自己的性命,其次還得施展自己的墨之力墨化那些人族武者才行。

    即便墨化了也不一定能夠成功。

    怒焰足足積攢了數百上千年,手下才擁有這點底蘊,哪敢隨意揮霍?( 武煉巔峰 http://www.wfymbs.tw/1/1790/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