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初六之卷——塞上枕戈 第249章 新議(15第)

作者:cuslaa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淅淅瀝瀝的細雨,從昨天夜里就開始下起,連帶著氣溫也降了好大一截。

    韓東陽一宿沒合眼。一開始是因為新工作而興奮得無法入睡,到后面就是被凍得完全睡不著了。

    只裹著單薄的棉絮被子,穿了兩身衣服,入春之后便沒有再燒過的炕頭寒氣直往上冒。后半夜,韓東陽不得不隔上一刻就下炕跺跺腳,哆哆嗦嗦的直抗到天明。

    一等屋外雞叫,韓東陽立刻就起身。從窗臺上拿起搪瓷茶杯,喝了一大口隔夜的冷茶。在透風的窗縫下吹了一夜風的茶水凍得倒牙,一口水進嘴,韓東陽臉都皺了起來。好半天緩過來,就用力漱了漱口。買不起十文錢一套的牙刷牙粉,但泡水的蒲公英根多嚼幾遍同樣能有刷牙的效果。

    漱了口,又用昨夜打好的井水洗了臉,天幸沒有上凍,冰寒的井水一下就驅走了殘存的倦意。

    一番梳洗后,從炕頭的掛架上小心翼翼的取下一身干凈整潔的衣服換上。

    最早帶韓東陽入行的前輩跟他說過,記者這行當,就是跟人打交道。人靠衣裝,京城人一向勢利眼,要想跟京人打交道,一副破落戶的樣子可不行。韓東陽上京后省吃儉用,從牙縫里摳了小半年的工錢才咬牙買下來的貴重品。

    韓東陽也就這么一套撐場面的衣服。他夜里凍得臉青唇紫都沒舍得穿上身,生怕弄皺了穿不出門去。平常跑大街小巷他也沒舍得穿,只想著日后成了名記者,能夠去采訪那些貴人們的時候,再穿上這一身。

    不過今日不同往日,剛剛換了工作的韓東陽,沒多做猶豫,就換上這套新衣。

    房門外的院子有了動靜,房東家的小養娘也起來了,十二三歲的小女娃子正是貪睡的時候,跟往日一樣是被主母罵起來,嘴里的嘟嘟囔囔不情不愿的往廚房走。

    聽到廚房里叮呤咣啷的聲音響起,韓東陽的肚子開始咕咕叫了起來,一夜沒怎么合眼,肚皮已經貼了后心。

    韓東陽的早飯,都是在房東這邊吃的。

    他每個月一多半的工錢都歸了房東,換來的是每日一宿一餐。這在京師,都可算是十分優厚的良心價了。

    成千上萬上京討生活的異鄉客,做夢都想有一間獨住的廂房,可他們中的大部分,只有一張大炕上的一床鋪蓋。若不是韓東陽與房東有著一層瓜葛親,也得去睡城外的大通鋪。

    不過韓東陽的夢想,還是在京城中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即使跟他現在租住的地方一樣,連開封新城城頭都看不清,每天都要被一座從上到下開有百十處炮眼的戰堡,擋去最好的兩個時辰的陽光;即使跟他所熟識的前輩一般,只有一套連擺下一張大一點的床鋪都勉強的公寓;即使要東挪西借,欠下一屁股債,多少年都還不清,韓東陽都想要一套屬于他自己的房子。

    一天之前,這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草臺班子的工作讓韓東陽看不到前路,一天之后,韓東陽覺得,自己離目標就只剩下努力了。

    “哥哥這一身,要去面圣啊。”

    吃早飯的時候,房東的兒子帶著幾分嫉妒看著韓東陽。雖然家里有著一套帶天井的房子,又能養得起養娘,但房東家也不可能給正值發育期的兒子置辦起一身六七貫的新衣服。

    “石哥兒,”房東是韓東陽拐著彎的同鄉兼本家,叫著韓東陽的小名,“別去那花樓里廝混,更莫去那半掩門,婊子沒一個好貨,你還不夠人吞的。”

    韓東陽不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告誡。他在報社里聽多了意氣風發的年輕人,一頭栽進京師煙花地,最后就此沉淪下去的故事。

    他咽下稀粥,“今天是要去采訪。”

    “去哪里?”

    韓東陽在謙虛中藏著隱約的炫耀:“是去大議會,跟著前輩去看看有什么新聞能寫。叔你也知道,那地方,不穿身好衣裳就會被說是衣冠不整,連門都進不去。”

    韓東陽是跟著他的同事,一起從那間被議員買走的報社跳到新報社來的。被買走的五十幾家報社里面的幾百號人,幾乎跑了個精光。花了大價錢只買到了幾十個空殼報社,最后留給他們的,只有破破爛爛的印刷機,以及桌椅板凳等不相干的雜物,油墨和空白紙張都沒多少。辦下這件蠢事,大議會徹底成為了京城人的笑柄。

    而韓東陽的新報社,則是僅存的二十幾家小報,合并而成的七家報社之一,正是萬象更新,想要有一番大作為打響名頭的時候。

    房東對此不是很明了,房東的渾家只知道五十幾家報社被收購,但房東家的兒子卻對事情本末了解一二,放下碗幸災樂禍:“那可就有樂子看了。”轉頭求著韓東陽,“哥哥,俺跟你去見識見識好不好?”

    房東的兒子,八歲開蒙,已經在坊中的小學里上了四年學,參加了學校里的氣象社,聽說還有自然學會的博士過來給他們上課。為了這氣象社,他還讓房東在家里安了氣象箱,每天早起就念著立春雨淋淋,陰陰濕濕到清明的這一類口訣,記錄氣溫和濕度,午后還要測一回。一天最低氣溫和最高氣溫記錄在冊,按月整理上交。不過很快興頭過去,就讓家里的養娘代為記錄數據。

    “胡說什么,好好上學去!”房東一聲呵斥,“要是給老子知道你逃學,看老子不打斷你的腿!”

    小孩子咕噥咕噥的低頭吃飯,房東轉臉對韓東陽道:“外面下雨,出門打上傘,雨鞋就拿家里的,別弄臟衣服。這料子不好洗。”

    “知道了。”韓東陽感激點頭,“謝謝叔。”

    房東的渾家端著一籃子蒸好的炊餅上來,她跟養娘在廚房里吃飯,“外面雨又大了,今年該不會再鬧水了吧?”

    房東用筷子夾起一塊炊餅,“天知道。”

    房東渾家:“天子都被關在皇宮里,老天能高興?”

    噓。

    咳。

    提醒聲同時響起,餐桌上又安靜下來,只聽見稀里呼嚕的喝粥聲。

    吃過飯,韓東陽趕往議會。

    因為下雨,他出門前換回了舊衣服,用油布裹了新衣出門。到了議會大樓外,找了輛空閑的馬車,給車夫兩文錢,在車廂里換好了衣服。

    在議會大樓門前會合了搭檔的前輩。看見韓東陽一身干爽新衣,那前輩很滿意的夸了兩句。

    在守衛處亮了采訪胸牌,沒有任何阻礙的走進了議會大樓。

    第一次正式走進議會大樓,韓東陽就只看見自己的前輩到處問候。高敞的大廳內,冠蓋云集,一枚枚議員徽章亮得炫眼。還有些人胸前沒有徽章,卻與議員們平等對話。即使是韓東陽,聽了前輩介紹他們姓名后,都立刻回想起他們中的幾個,全是些很有名的記者,看著都能與國會議員平起平坐。

    “今天會有大新聞。”

    背后傳來一句輕語,韓東陽回頭,看見一名記者被幾人圍著說話。

    那記者神情嚴肅,韓東陽的前輩擠了進去,只幾句所有人臉上的肌肉都緊繃起來,一個比一個更難看。

    提案?

    相州李議員?德順軍陳議員?

    雖然沒聽到后面的話,但韓東陽莫名心知,今天真的會出大事了。( 宰執天下 http://www.wfymbs.tw/4/4006/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