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9第2929章

作者:風起閑云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大裂解術!

    是天機府墨家第十八任家主墨子良獨創的神通,融合了正反兩種奇特的力量運用,形成裂解萬物的黑洞,威力驚人,防不勝防。

    最危險的是,這種力量墨子良不僅可以通過自己的雙手釋放,還可以隔空釋放。

    只見墨子良這時候雙眼冒著驚人的靈光,死死的盯著蘇陽,舉起的雙手有詭異的力量正在溢散,遙遙控制著什么,身體周圍都充斥著危險無比的扭曲現象。

    同時,這時候墨子良身上還多出了一套裝甲,獨特的設計之下,一共搭載了四個動力爐,且每一個動力爐之間都形成了某種神秘的聯系,形成了龐大的力量,為墨子良源源不絕的提供能量,使他的大裂解術威力倍增。

    毫無疑問,這是一套靈裝,雖然不及蘇陽的第七代靈裝強大,可也是十分優秀的第六代靈裝。

    很顯然,當初從蘇陽手中獲取技術以后,圣境也非什么都沒有做,盡管還未完全吃透,但是仿造一些還是沒有問題的。

    而明知道蒼穹集團掌握有第七代靈裝的核心技術,為避免意外出現,這五位昔日的家主來擒拿蘇陽的時候,怎么可能不準備靈裝。

    同理,明知道靈裝的技術比不上蒼穹集團,那么就干脆設計的極端一點,舍棄許多強大的功能,專門用來增幅五位昔日家主們的特殊能力。

    比如說大裂解術,這種能量越強,威力就越大的神術。

    圣境就以四個動力爐來支撐,全方位提供強大的能量支持,讓大裂解術的威力最大化。

    還別說,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某一個方面的極限增強,確實就算是第七代靈裝也難以超越。

    即便是第七代靈裝的性能遠超第六代靈裝,但也只是主要差別在動力爐方面,本身的差距還沒有大到無法彌補的程度,除非蒼穹集團開發出第八代靈裝,才能全方面壓制和超越。

    故,當墨子良以此方式,完成大裂解術的釋放時,一個個威力驚人的裂解漩渦,直接作用在蘇陽的身上,躲都躲不掉。

    尤其是墨子良把這種正反的裂解力量集中在局部,使攻擊范圍縮小,攻擊力大增,這種傷害自然更加驚人。

    頃刻間,蘇陽的雙臂、腰部、肩膀,連帶半個腦袋,一條腿,都直接被裂解黑洞吞噬。

    被吞噬之后,裂解的力量把蘇陽的肢體粉碎成原子級別,然后徹底的摧毀,形成了絕對不可逆轉的傷害。

    是的,以蘇陽的力量,被裂解摧毀的身體部分,也無法恢復,直接殘疾。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蘇陽也有些吃驚,不敢有絲毫大意,自爆一部分殘軀,最后付出一臂,一腿,半個身子,半個腦袋的代價,勉強沖出了裂解黑洞密集的區域。

    可是在源源不絕的能量支撐下,墨子良繼續追擊蘇陽,一個又一個裂解黑洞不斷的在蘇陽身后出現,令蘇陽完全不敢停下了,只要停下來就會被裂解黑洞吞噬。

    而這還是建立在墨子良因為遵從三大主宰的命令,不能擊殺蘇陽的前提之下。

    否則,剛剛要是墨子良再狠一點,蘇陽整個人恐怕都已經被裂解黑銅給徹底吞了,直接分解成原子級別,被毀滅后就真的死了。

    厲害!

    蘇陽也不得不發出一聲贊嘆,圣境的底蘊,果然強大的可怕,敢派出五個人來擒拿他蘇陽,絕對不會是沒有把握的。

    就在蘇陽思考之際,突然胸口一疼,被一股力量正面擊中,逃避的身體立刻出現了剎那間的停頓,間接導致一個裂解黑洞出現,再次裂解了蘇陽部分的軀體。

    可惡,是流光府風家第十七任家主風川!

    蘇陽目光冷冽的一眼望去,看到風川出現在不遠處,自身也穿上一套造型怪異的靈裝,全身上下都是細長的針,就像是長滿了針的刺猬。

    而這些針不只是殺傷力很強,上面還蘊含著某種力量,可以破開一切阻力,讓風川的速度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以肯定的是,風川本就快到難以捕捉的速度,現在更勝三分,直接等同于消失。

    然,這還不是最麻煩的。

    墨子良的大裂解術,風川極致的速度進行干涉,等于說在一步步蠶食蘇陽,直至把蘇陽吃的只剩下一顆腦袋,那就真的一點威脅都沒有了。

    而以蘇陽的修為,不敢說不死不滅,但滴血重生的難度不大,更何況還剩下一顆腦袋,絕對能夠很好的活著。

    待那時,只要封印蘇陽的腦袋,啟動乾坤挪移之術,就能夠輕輕松松的把蘇陽逮捕回圣境,直接完成任務。

    畢竟,三大主宰是要蘇陽活著,至于身體殘疾之類的,一點都不是什么問題。

    故,雖然因為命令無法擊殺蘇陽,可是五位昔日的家主下手卻一點都不含糊,直接朝著最狠的來,徹底打殘廢了蘇陽之后再帶走。

    不得不說,五位昔日的家主計策很成功,雖然過程有些麻煩,也有些錯估蘇陽的實力,但至少已經距離完成任務,基本上已經差不多了。

    當然,未到最后一刻,依然還不能放松。

    在風川和墨子良聯手夾擊蘇陽的時候,其余三人也沒有閑著,皇歸元、祝烈、韓法天也依次穿上各自的靈裝,用靈言、斥力、力量來干涉蘇陽,加快蘇陽戰敗的可能性。

    而皇歸元、祝烈、韓法天的靈裝也很有特色,分別增強了他們的靈言、斥力、神力方面的能力,威力與先前不可同日而語。

    讓蘇陽也忍不住感慨一聲,這種舍棄一切,極端增強某一種能力的靈裝,雖然泛用性不強,但是在合適的人手中,威力還是相當的恐怖。

    因此,面對眼下這個困境,盡管蘇陽不愿意承認,他確實有些危險了。

    且不說別的,蘇陽竭盡全力,堅持了大約一炷香左右的時間之后,幾乎一身寶體,還剩下區區八分之一的體積。

    四肢沒了!

    半邊身子沒了!

    還剩下左肩、左胸、脖子,及半個腦袋。

    就連蒼雷寶刀,都掉到一旁。

    看著蘇陽被欺負的這么慘,光絲巨繭外面的伙伴們,簡直就是又驚又怒,更讓唯一能夠攻擊到光絲巨繭的聶凌波、戰平安二女,幾乎發了瘋一般的轟擊著光絲巨繭,可是效果依然還是不怎么理想。

    別忘了,這光絲巨繭里面蘊含的可是乾坤主宰的力量,不僅自成一片空間,堅固無比,還能夠自我修復,形成一個完全封閉的獨立空間,讓外人難以進入。

    故,如此強大的光絲巨繭,盡管缺少乾坤主宰的力量支撐,但以戰平安、聶凌破二女的修為,想要在上面轟一個洞出來,沒有三天的時間,那是想都別想。

    而三天的時間,那就什么黃花菜都涼了,五位昔日的家主已經擒下蘇陽,把人直接逮捕回圣境。

    不,別說三天了,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最多一炷香的時間,蘇陽肯定要被封印。

    爾后,再過一炷香的時間,五位昔日的家主啟動光絲巨繭的力量,把蘇陽給成功逮捕回圣境。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死局,誰也幫不了蘇陽,除非蘇陽自己破局。

    然,即便是如此,蘇陽也沒有放棄。

    只見蘇陽仍然在徒勞的掙扎著,避過一個又一個裂解黑洞,冷靜的讓自己不犯一次錯。

    可即便是如此,蘇陽也越來越危險,只不過是讓敗亡多堅持幾秒而已。

    難道說,堅持了那么久,蘇陽這一次注定要在劫難逃了嗎?

    眼看著蘇陽堅持的越來越困難,整個蒼穹集團上下一片急得直冒火,聶凌波、戰平安二女眼睛都紅了,渾身上下散發著駭人的殺意。

    而就在這時候,坐鎮蒼穹集團的蘇心兒,貌似接到了什么情報,她冷著臉打開一道全息投影,里面出現了一個監牢,羈押著邪帝、光之圣女、佛祖、元始四人。

    冰冷的注視著他們,蘇心兒冷冷說道:“你們有辦法救我阿爹?”

    邪帝老神在在的說道:“蘇陽現在被乾坤繭困住了吧?而且那五個老不死的實力很強吧?呵呵,死定了,死定了啊!”

    蘇心兒冷笑道:“如果你是想說廢話,抱歉我沒有時間。再見!”

    說完,蘇心兒就要掛斷通訊,邪帝一點都不慌,不動聲色的說道:“我能破開乾坤繭。”

    蘇心兒動作頓一下,冷冷問道:“怎么破?”

    邪帝悠閑的躺好,舒適的說道:“啊,這里住著真舒服啊!”

    蘇心兒冷笑一聲,瞇著眼說道:“那你們繼續住吧!”

    邪帝冷笑道:“這么強硬好嗎?蘇陽現在可是置身在危險之中,再耽誤一下,他可就真的要完蛋了。”

    蘇心兒不屑的冷笑道:“若是阿爹出事,蒼穹集團第一時間拿你們泄恨,我說到做到。”

    邪帝瞇著眼注視著蘇心兒,十分強硬,一點都不退讓。

    佛祖這時候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邪帝大人還是速速解決問題吧,我們這次來本身就是為了擺脫三大主宰、玉清天尊的操控,不是為了賭氣的。”

    邪帝輕哼一聲,回道:“你覺得,本帝再怎么落魄,亦是什么人都可以欺負的嗎?一個黃毛丫頭而已,本帝絕不會退步,反正我死,也有蘇陽陪葬。”

    佛祖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望著監控攝像頭,說道:“蘇心兒施主,邪帝這些年被乾坤主宰掌控,但也學了一些他的本領,雖然不敢說完全破開這光絲巨繭,卻也能夠打開一個缺口,成功讓聶凌波施主、戰平安施主進入協助蘇陽施主。”

    蘇心兒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放你們出去幫忙?”

    佛祖回道:“不用放走我們所有人,只要邪帝大人一人便可。而以蒼穹集團的實力,邪帝大人一人也無法構成威脅吧?”

    蘇心兒陷入沉默之中,雖然不知道佛祖、邪帝所言是真是假,可萬一這是真的,豈不是錯過了能夠救蘇陽的機會。

    一時間,蘇心兒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不知道該不該依言放出邪帝,嘗試一下。

    而就在蘇心兒傾向于嘗試一下的時候,忽然蘇心兒想到了什么,想到了蘇陽曾經跟他說過的一句話。

    佛祖、邪帝、元始、光之圣女四人的話,絕不能信!

    這個念頭一瞬間在蘇心兒的心頭閃過,她立刻就付出行動,直接調閱佛祖、元始、邪帝、光之圣女四人關押后的監控記錄,隨著閱讀,她漸漸的確認什么。

    隨即,蘇心兒冷笑一聲,開始堅信,也相信著蘇陽的判斷,直接不在理會四人,關閉了通訊記錄。

    做完這一切之后,蘇心兒就閉上了雙眼。

    皆因,蘇心兒不知道自己這么做對不對,但她也只能相信著自己的選擇,并選擇相信蘇陽,及祈禱著蘇陽能夠闖過這次難關。

    而不知道是不是蘇心兒的祈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這一刻,在光絲巨繭之中,一種特別又奇異的變化,正在精彩上演。( 邪帝傳人在都市 http://www.wfymbs.tw/4/4648/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