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三千兩百橫八十九章 橫推而去

作者:墳土荒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長槍直刺,沒有什么閃避的動作,因為西涼鐵騎就是如此,狠辣的面容上濺上了丁點的血花,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但這一刻羌騎無所畏懼,只要無敵的西涼鐵騎率領著他們,他們敢于挑戰一切對手!

    “殺!”手中的斬馬刀怒吼著斬下,強壯的身軀之中迸發出來超越極限的力量,這是頂級西涼鐵騎所給與的加持,是真正無敵的力量。

    “為了西涼鐵騎!”雅丹怒吼著率領著北羌族部落的精銳瘋狂的砍殺向了西德尼率領的第四駱駝騎軍團。

    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軍團,在沙漠之中靠著駱駝分享過來的力量絕對是堪比禁衛軍的戰斗力,而普通的騎兵在沙漠里面戰斗力還會有些許的衰減,然而就算是如此,雅丹也無所畏懼!

    禁衛軍又如何?我們可是跟隨著無敵的西涼鐵騎!

    箭雨飚射而出,駱駝騎經典的遠程箭雨打擊,中程投矛,近戰長槍的三重配合在這一刻發揮的淋漓盡致,羌騎終歸沒有西涼鐵騎那種無敵的防御,面對這種三重全方位打擊,羌騎并沒有太好的應對方案。

    準確的說,就算是西涼鐵騎也沒有應對這種打擊的正確方式,只不過西涼鐵騎的皮太厚了,厚到上至臉接箭矢,中至胸頂投矛,最后斬馬刀死磕駱駝騎彎刀和長槍,根本不需要什么應對,就是剛!

    羌騎正常的作戰方式是游蕩尋找破綻,然而跟隨鐵騎的時候,其作戰方式自然是朝著鐵騎靠攏,講什么技術,就是莽,一波大沖鋒搞不死,后面還有無數波,今天搞不死你們,死的就是我們!

    抱著這種氣魄,羌人所表現出來的兇悍甚至超過了拂沃德的估計,他之前僅僅是以為羌騎也就人均雙天賦,在沙漠丘陵之中所表現出來的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結果羌人剛烈的程度,讓拂沃德發寒。

    “給我死開!”李傕一往無前,身先士卒,西涼鐵騎最無解的戰術就是上將軍領頭,一往無前,今個不論死誰,都要將對面殺穿,要么對面戰陣破碎,要么我們全軍覆沒,沒別的意思,要的就是這個氣勢,要的就是這種送葬的氣魄!

    對面的是呂布也罷,是羅馬也罷,殺,統統就是一個殺,今日不講勝敗,直接分生死!

    箭矢彈開,就算是李傕身經百戰也無法做到靠著危險感知閃開一切的危險,更何況有些時候就算是危險也必須要上,無敵是怎么來的,那可是真正意義上一刀一槍殺出來的!

    刀鋒濺射著火花,拂沃德新組建的親衛隊就裝備而言并不弱于漢室太多,但這一刻拼的已經不是裝備,而是士氣,心氣,以及魄力。

    李傕敢身先士卒的那一刻,就意味著李傕做好了這一戰將對面殺穿的準備,否則,死的就是他,不過對于李傕而言,就算是倒在戰場上,已經釘成鋒矢陣的西涼鐵騎也會繼續將對面殺穿。

    西涼鐵騎的金字塔構造,注定了上位者死了,只要沒全軍覆沒,就會在下一刻有第一順位的人繼承這個位置,然后繼續沖鋒。

    “拂沃德,我今天就教你,為什么我們西涼鐵騎縱橫天下,難逢一敗!”李傕的戰馬人立而起,一馬蹄踹在駱駝騎的脖頸上,筋斷骨折,而暗金色的光輝在這一刻變得更為昏沉,“昭示,踏營!”

    李傕氣勢如虹,身后的西涼鐵騎本陣也都高吼著沖殺向對面的駱駝騎,無止境的攀升,沒有頂峰,從鐵騎踏空的那一瞬開始,鐵騎的氣勢就在無止無盡的攀升,哪怕是遇到了也依舊在超越。

    那種無窮無盡的爆發,那種永無止境的力量,讓駱駝騎的士卒明明在局勢還沒有崩盤之前卻清楚的感受到了那種地崩山摧的浩蕩氣勢,那種天崩之下,螳臂當車的絕望。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二十年了,都過去二十年了,原來是這樣!”李傕換了大砍刀將對面阻攔的士卒砍死之后,帶著癲狂說道,因為他再一次感覺到了當年那種為所欲為的錯覺。

    和其他陷陣狼騎的道路不通,西涼鐵騎的傳承根本是瞎胡搞出來的,再或者簡單點說就是,我到處殺殺殺,遇到了高手統統殺掉,殺到找不到高手殺的時候,我就是高手了。

    鐵騎證道的路簡單粗暴到根本就是在瞎胡鬧,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條路真的很強,至少沒有一個軍團敢在帶齊人手,打瘋了之后的鐵騎面前說一句,你們這群垃圾。

    這種靠著殺戮,靠著堆積的方式,鐵騎堆出了一種無敵的氣勢,堆出來了一種勢,一種鎮壓一切的氣勢,為什么明明是軍魂戰死,前路斷絕,只剩下雙天賦的他們卻能硬懟由呂布率領的陷陣和狼騎。

    沒別的原因,就是一種勢,一種無敵的勢,就跟刀法一樣,有人重意,有人重力,有人重勢,而鐵騎走得就是這條路,沒別的意思,不是看不起你,而是說,在座的統統都是垃圾!

    不服,那就來戰,口頭說服不了,付諸武力,那不正是應了周易那句話“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否則我要這自強何用!

    “我西涼鐵騎當天下無敵!”李傕怒吼道,大砍刀高舉,氣勢直沖霄漢,而后雙目生電,其銳不可擋,視之心神動蕩。

    這一刻羌騎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瘋狂的朝著駱駝騎反沖,本應在沙漠上不是駱駝騎對手的他們這一刻如同狂潮一般一波一波的轟殺了上去,將之前勉強還能壓住他們的駱駝騎戰線硬生生轟碎。

    “殺啊!”迷當怒吼道。

    他們為什么追隨鐵騎,明明當年銳士橫貫南北,殺得血流成河,可謂橫掃雍涼,段颎之名甚至可止小兒夜啼,然而為何最后卻是西涼鐵騎摘了這顆桃子,為的不就是這種無敵的氣魄嗎?

    同樣是強者,甚至相比于西涼鐵騎,段颎在世的時候銳士可謂縱橫無敵,而銳士之后,才是鐵騎,可比起這種氣勢,天下間無有一個軍團能比的上鐵騎。

    這天下比鐵騎強的軍團也是有的,比肩的更有不少,可為何最強的稱號卻基本沒有從鐵騎手上偏移,不就是因為鐵騎除了強,還有這種勢,明明各方面相差無幾,鐵騎就敢去戰個痛,甚至可以大放厥詞的表示此戰必勝!

    其他的軍團可能也有鐵騎這種實力,可其他的軍團基本都沒有鐵騎這種氣魄,這種橫推過去,我等本應天下無敵的氣勢。

    箭雨迸射,駱駝騎依舊在抵抗,但拂沃德心知撐不住太久了,西涼鐵騎大勢已成,而且羌騎當真是奮死而戰,其兇殘的程度讓拂沃德都懷疑自己麾下的士卒有沒有這種魄力。

    這等想法從腦中升起的瞬間,拂沃德就掐滅了,怕是沒有吧。

    混戰在持續,但這一刻站在沙丘上去看的話,就能看到鐵騎的陣型完全沒有亂,鋒銳的鋒矢陣依舊在推進,領頭的李傕,身中數箭卻依舊中氣十足,而駱駝騎已經亂了陣腳。

    拂沃德的指揮能力很優秀,但李傕帶著西涼鐵騎狂沖猛干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是真正足以干掉級別比較低的那些大軍團指揮的,而且在正史上他就是那么干翻朱儁的。

    這也是為什么李傕能入選后世兵陰陽的原因,因為這個派別本身人就不多,而戰斗力要么高的離譜,外加不是主修這個,要么菜的上不了臺面,而像李傕這種已經當得起這個派別的中堅了。

    “天命將至!圣人助我!”李傕聲嘶力竭的怒吼道,一刀砍翻對面的戰卒,然后掏出文王八卦,狠狠的砸在沙漠之上,而后一道光柱直通天霄而去,給李傕的云氣加上了云紋特效。

    沒錯,這個文王八卦是劉巴特制的,畢竟要拿來忽悠李傕,沒點特效自然是不行的。

    “沖啊!”云紋特效出現在云氣之上后,李傕瞬間感覺到身體里面出現了無盡的力量,而且身上的箭矢也被肌肉推了出去,快速的恢復了起來,身后的士卒更是感覺到了無盡狂涌的力量。

    沒錯,這就是三天賦鐵騎的唯心效果,原本釘死的唯心防御,因為當初不明所以的熒惑瞎斬道,外加三傻瞎胡搞。

    先是強行要搞飛熊的重力扭曲,結果連本質都沒弄明白,靠著力大飛磚,莫名其妙的做到了同樣的事情,雖說內中邏輯完全不同。

    之后又瞎胡搞要踏空,強行扭曲現實創造結果,完全是靠著自家素質和意志都夠猛,外加云氣固化沒徹底崩才做到了。

    現在文王八卦已丟,已經上腦的李傕的直接來了一個圣人助我,強行給自己腦補了一堆強化,可虧現在處于無敵之勢,特效成功上身!

    簡單來講就是,因為一群人瞎搞,熒惑的道本身就能撬動唯心,而三傻又堅信華雄能做到,我們就能做華雄三倍,外加李傕自己是個封建迷信重度參與者,真將文王八卦當寶,于是扭曲了自家的唯心!( 神話版三國 http://www.wfymbs.tw/4/4655/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