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畫百地為牢

作者:暴兵對A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阿羅斯說道:“如今混合小行星已經進入高空軌道,多停留在此一分鐘便多一分危險,必須趕緊接過扎加拉返回無畏統帥級堡壘艦。”

    老兵說的沒有錯,如今三人所處環境可不比無畏統帥級堡壘艦艦橋,那里有能量護盾守護,是戰是退兩相宜。在坦達星地面就完全不一樣了,簡直就是敵人的活靶子。現在不是糾結最高安理會跟蹤自己而至,還是龍語者那邊走漏了消息的問題,趕緊離開地面環境才是首要任務。

    唐方沒有多說什么,在尼德霍格、提亞馬特、婆蘇吉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快速走到密封箱所在地,關閉等離子牢籠,放出扎加拉。

    這時,尼德霍格的聲音在背后響起,聽得出很憤怒:“最高安理會那些家伙怎么會來到這里?是你……一定是你給他們通風報信。”

    他不明白尼德霍格為什么對自己懷有如此深沉的惡意,總是時時為難,處處刁難。以當前情況他沒有精力去解釋,更沒有義務去解釋,在扎加拉走出密封箱后,第一時間捏碎了手里的傳送信標。

    阿羅斯與諾娃效仿他的作為,先后捏碎手上的傳送信標。

    在光芒籠罩身體的瞬間,特工小姐很罕見地刻薄了一回:“你就算用屁股好好思考一下,也應該知曉最高安理會的來意。”

    聲音在風沙中回蕩,伊普西龍戰機射出的牽引光線籠罩住醫療艙與棺槨,將它們吸入下方貨艙。

    圍繞唐方三人站立處的霓虹由強而弱,隨著一股風吹過,徹底消失無蹤。

    然而叫人心情復雜的是,他們好好站在原地,并沒有離開坦達星地面環境,進入遠在深空的無畏統帥級堡壘艦。

    阿羅斯舉起雙手放到面前看了看,一臉不解模樣:“為什么會這樣?”

    諾娃同樣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傳送信標竟然失效了。

    她剛才諷刺尼德霍格沒有腦子,按理說出現這么尷尬的情況,尼德霍格應該滿心歡喜,說幾句風涼話才對。可是并沒有,龍語者三位分支負責人的情緒同樣不美麗。

    作為繼承伊普西龍文明遺產的組織,他們對傳送信標自然不陌生,如今唐方三人傳送受阻,那么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最高安理會的混合小行星在作怪,阻斷了地面與堡壘艦之間的量子傳送隧道。這當然不是一個好消息,這是一個大大的壞消息。

    唐方無法利用傳送信標撤離,意味著他們同樣沒有辦法使用類似科技回到量子號。那么……便只剩一種途徑離開——乘坐飛行器沖入太空,可是敵人會給他們足夠的時間撤離嗎?顯然不可能!

    唐方抬頭望著天空,沒有回應諾娃的問話。

    以人的目力自然沒有辦法在陽光正盛的時刻看清楚高空軌道的情況……即使有惡劣環境防護服加成也不可能。

    他只是做出習慣性動作,其實早已通過系統連接至偵測器。

    在坦達星高空軌道,混合小行星終于脫離蟲洞,整體出現在現實宇宙。

    那些巨大觸手迎著陽光搖擺,看起來就像一個巨大毛球。

    當三人捏碎傳送信標的時候,面向坦達星內陸一側巖體突然出現大范圍龜裂,縫隙在小行星表面蔓延、瘋漲,最后由完整形態崩碎,變成一塊塊碎石脫離主體。

    之所以是脫離,而不是脫落,是因為即使離開主體,它們依舊被觸手束縛,沒有進入周圍虛空,也沒有飛向坦達星稀薄的大氣層。

    觸手帶著那些崩潰巖石向外移動,露出中間一個巨大的放射狀坑洞。

    陽光受到觸手與巖體阻撓,無法照進坑洞,致使從下面望去入眼一片黑暗。

    這樣的情況并沒有持續太久,混合小行星凹陷部分開始亮起淡淡光華,不是藍色,不是綠色,也不是白色,是紅色。

    恐懼的暗紅在坑洞鋪開,好像血液在墻壁流過,吞噬了一切色彩。

    當血紅充塞坑穴,一只黑色瞳孔突然浮現。那不是一般的眼瞳,確切的說是兩個眼瞳黏著在一起形成的復合眼瞳。

    變化沒有結束,第一只復合眼瞳出現不久,第二只、第三只又相繼出現,在血坑內部呈三角形排列,注視著下面的坦達星內陸。

    在眼瞳出現的同時,一股看不見的能量波動席卷大片空域,偵測器檢測到時空曲率出現劇烈波動。位于宇宙基底的迪拉克之海被看不見的力量攪動,出現令人震撼的量子潮汐現象。

    如果此時此刻有人站在大氣層頂端,用肉眼向天空望去,會看到這樣一幅場景。

    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三只復合眼瞳散發著惡意與殺念冷冷注視下方星球,外圍是快速搖擺的觸手。

    完全就是一幕惡魔覬覦人間的真實寫照。

    正是三角分布的復合眼瞳構造輻射出的紊亂場干擾了傳送信標與無畏統帥級堡壘艦上量子傳送設施的聯系,阻斷了最為便捷的撤離通道。

    唐方沒有浪費太多時間在發呆上,很快回過神來,將高空軌道上演的一幕告訴老兵與諾娃,順便也發了幾張圖片給婆蘇吉。然后不管龍語者方面是否知悉更多細節,以最快速度進入貨車,載著老兵與諾娃離開……至于扎加拉,完全被他拋棄了。

    與此同時,在坦達星高空軌道上,直徑達200多公里的混合小行星撞在30km大小的服務型空間站,碰撞產生的大量金屬破片像雨點一般刺破大氣層,落向內陸。

    這僅僅是開始……

    在撞擊過程中,服務型空間站原本千瘡百孔的外殼大面積破碎,主體結構嚴重變形。混合小行星表面的觸手變成一個個宇宙“蚯蚓”,將原本破敗不堪的空間之鉆出更多孔洞,勒斷更多承重設施。

    服務型空間站開始崩塌,變成一個又一個巨大建筑殘骸,由高空軌道墜往坦達星內陸。

    無數的破片反射著“列克星敦”的光芒一路下行,流星雨在天邊鋪展。大大小小的碎片撞擊著,翻滾著,帶著烈風與火焰痕跡加速墜落。

    稀薄的云層被一次次洞穿,不濃厚的大氣層無法依靠摩擦力燒化那些殘骸。

    以地球的大氣層厚度,6000萬年前因為一顆十公里級小行星撞擊,造成一場生命浩劫,當時的霸主——恐龍一族,衰變為遙不可及的歷史。如今服務型空間站由高空軌道墜落,雖然強度比不得滅絕恐龍的小行星,可是坦達星大氣層的厚度也遠遠比不上地球。

    這便是唐方為什么二話不說直接開溜的原因。別說大型殘骸壓下來難逃粉身碎骨的下場,就是那些撞擊產生的碎片落在頭頂,都是一場生命悲劇。

    遠方騰起一片揚沙,獅鷲號的自動航行系統啟動,由地面緩緩升起,往貨車駛來方向飛行。

    另一邊,婆蘇吉先一步進入安置庫庫爾坎與死亡女孩兒的伊普西龍戰機。后面那架停泊在廢棄生活館天臺的伊普西龍戰機也完成點火,以低空滑翔姿態飛過,在地面吹起快速擴散的沙塵,前往交易地點接引提亞馬特與尼德霍格登機。

    在密封箱前面,扎加拉看看帶著揚沙去遠的貨車背影,又望望升空而去的龍語者分支負責人,再瞅瞅快速臨近的漫天火雨,突然一個猛子扎下去,如同入水泥鰍,鉆進鋪滿黃沙的貧瘠土地。

    他必須用力挖,使勁挖,下潛至很深很深的地層,才能躲過即將發生的撞擊災害。

    白岳一向自命不凡,認為自己就算是莫里斯奴,也是莫里斯奴里的賢者。而賢者一向與智慧、聰明這樣的詞劃等號。就像現在,他知道唐方拋棄他不是因為貨車太小,他的速度太慢,是想借機好好敲打一下腦后有反骨的貨色。

    作為扎加拉,他的確是一個反骨仔。可是作為白岳,他想說自己是冤枉的,委屈的,清白的,整件事另有隱情,可是……可是好歹給他一個解釋機會啊。

    連申辯的機會都不給就用刑,這根不買票就上車有什么區別嘛……雖說菲尼克斯帝國那些貴族們從來不曾對莫里斯奴買票。用星盟或者查爾斯聯邦的話說,分明就是“**ian”。

    唐艦長當然聽不到白岳的內心獨白,就算聽到,現在也沒有時間與精力跟他掰扯上車不買票與便宜行事有什么區別。

    最開始落下的殘骸碎片開始親吻地面,沙暴似突然綻放的花束,在視野內盛開。沖擊波震蕩地表砂石,形成一場場大崩塌,原本沉寂在土層的廢棄生活館露出斑駁一角,然后被接踵而至的碎片打得支離破碎。

    沙暴在附近地域四面開花,好在已經可以看見獅鷲號的身影。

    也就在這個時候,前方突然落下一道道光華,擊打在獅鷲號上甲板,綻放出刺眼光明。

    唐方原以為那是來自高空軌道的碎片襲擊,直至艾瑪發來警訊,第一時間轉動方向盤,貨車在荒蕪的土地上平移而出,后方輪胎帶起一片飛揚沙土。

    轟的一聲爆鳴,貨車行駛軌跡上一點泛起如浪沙土,遮住來自恒星的光芒。

    余焰炙烤著大地,但是并沒有多余水分供其蒸發。

    透過流落沙土的縫隙,他看見遠方密集而下的火雨,以及火雨后方隱約黑斑。

    那當然不是高空軌道墜落的金屬殘骸,那是來自最高安理會的小型混合戰艦。

    他剛才集中注意力開車,忽略了偵測器送來的新情報……在混合小行星撞碎服務型空間站后,一批體長在80-150米左右混合戰艦離開母艦,跟在殘骸后面進入坦達星大氣層。

    很顯然,對方擔心這場流星雨不能殺死他們,在此基礎上又派出混合戰艦進行追殺。方才射擊獅鷲號的正是來自混合戰艦的能量光束。

    前有空間站殘骸如雨墜落,后有遠程火力輸出,還無法動用量子傳送手段離開坦達星,這就是他跟龍語者三位分支負責人面臨的窘迫局面。

    殘骸撞擊蕩起的黃沙在視線盡頭漸成一線,開始往高空蔓延,稀釋了恒星光的強度。碎片刺穿大氣層的呼嘯連綿不絕,每一次親吻地面都會造成大面積震蕩與塌方。從車里往外面看去完全就是末日景象。

    眼見獅鷲號成為敵艦重點關照對象,承受了很多火力,沒有可能繼續接引任務。在這種險惡環境下,特工小姐愈發冷靜,面無表情說道:“我覺得你應該試試貨廂的虛空腐化。”

    唐方搖了搖頭:“混合小行星的三角魔眼阻斷了坦達星地面-堡壘艦的量子傳送通道,并沒有對系統空間與現實世界的溝通造成干擾,沒有必要釋放虛空腐化的力量。”

    聽到這樣的回答,阿羅斯與諾娃雙雙松了一口氣。

    只要唐方還能將系統單位投影至現實宇宙,事件便有無限轉機。

    貨車繼續開動,卻沒有沿原路行進,而是放棄同獅鷲號匯合的打算,以最大速度向著遠方平整地勢飛馳。

    來自空間站的金屬碎片繼續綻放,將地面打得千瘡百孔,周圍的沙幕繼續升高、變濃。

    根據隨行偵測器給出的各種數據與預測,艾瑪規劃出一條安全路線,這能夠幫助他們安全避過來自天空的墜落物。

    當然,來自混合戰艦的對地火力是很難預測的。實體彈丸還好一些,最難纏的是鐳射光束。雖然大氣層游弋的敵艦完全沒有龍語者旗下戰艦與遺跡戰艦的戰斗力,只是主權國家一些實驗艦被v-00型吞噬體寄生而成,卻也不是唐方三人棲身的貨車能夠抵擋。

    好在這種情況很快緩解,始于地表的光束逆著碎片墜落軌跡升空,有的將大塊殘骸肢解,有的直接命中高空徘徊的混合戰艦。

    龍語者三位分支負責人駕駛的遺跡戰機開始對最高安理會的攻擊進行反擊,這從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唐方三人的壓力。

    便在這時,轟的一聲震響,整個地面都在劇烈起伏抖動,黃土一下子升上天空,形成一道沙簾……不,應該說是大潮,因為視野一下子暗下來,恒星光都難以滲透。(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http://www.wfymbs.tw/4/4942/ 移動版閱讀m.shubao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